欢迎来到常州山河干燥工程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常州山河干燥工程有限公司

Changzhou Shanhe Drying Engineering Co.,Ltd

咨询热线:

13901505963

好了004com _反脆弱生存法则:杀不死我的,只会让我更强大

有一只愚蠢的火鸡,每天享受着农场主提供的食物,既不会挨饿,不用下蛋,也不像野生动物一样时刻面临着生命的威胁,日子过得很安稳。它时常因此沾沾自喜,以为这样的好日子永远不会结束。

直到有一天,农场主像往常一样走来,却不是投喂食物,而是抓走火鸡,并杀掉了它。可怜的火鸡,顷刻间就成为了感恩节晚宴上的一道美食。这就是有名的“火鸡思维”。

现实生活中很多人都有这种“火鸡思维”,他们庸庸碌碌的地上着班、过着像火鸡那般安稳的日子,居安而不知思危。然而,这样的稳定会一直如他们所愿吗?不见得吧,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处处充满极具风险的随机事件,比如自然灾害、金融危机、癌症晚期、裁员等等,有一句话说得好:明天和意外,你永远不知道哪一个先来。

我们总是认为随机性、不确定性是有风险的,是一桩坏事,只要我们消除它,就能消除风险。然而事实却是,消除不确定性,只会带来更大的致命危机。例如最近几年,似乎每隔一段时间,新闻上就会报道说:某某某中年人,因为被裁员,而跳楼自杀了。

这就是塔勒布在《反脆弱:从不确定性中获益》这本书中讨论的主题:试图消除生活中的不确定性,看似稳定,可一旦面临未知的挑战,就会变得脆弱以致崩溃,而能够有效生存的思维必须是“反脆弱”的,也就是从压力、暴乱和不确定性中受益,并在这种逆势下茁壮生长、蒸蒸日上。

反脆弱生存法则:杀不死我的,只会让我更强大

《反脆弱》

这本书的作者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思想者之一。对于塔勒布,我们更为熟知的是他的另一部作品《黑天鹅:如何应对不可知的未来》,在那本书里,塔勒布以各类危机为背景,探讨了在各类危机下如何让个体不失败。也因为《黑天鹅》那本书,塔勒布声名鹊起,并获得了在畅销书领域的成功。

塔勒布一直在研究不确定性、概率和知识的问题,他的几部作品也不是独立主题的文章,而更像是从一个核心概念延伸出来的不同章节,虽然《反脆弱》与《黑天鹅》的出版时间不同,但事实上,《反脆弱》进一步推进了《黑天鹅》中的概念。

反脆弱生存法则:杀不死我的,只会让我更强大

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

如果说《黑天鹅》告诉我们,发生概率极低的事件和无法预测的“黑天鹅”事件,在世界上几乎每一种事物的身上都会发生,那么《反脆弱》则更加明确地提出了我们在不确定世界中的生存法则。

一、什么是反脆弱?

什么是反脆弱呢?可以用尼采的一句名言来概括:杀不死我的,只会让我更强大

反脆弱,顾名思义,也就是脆弱的反面。脆弱很好理解,玻璃杯掉在地上会碎裂,干木柴一烧便会化为灰烬,因为很容易被损坏,玻璃和干木柴都是脆弱的。一直以来,我们都认为脆弱的反义词是坚强、坚韧,但在塔勒布看来,坚强、坚韧并不准确,最合适的词应该是反脆弱,而且我们在面对不确定的风险时,会呈现三种状态:脆弱,坚韧以及反脆弱。

首先可以用一个流传于罗马的古希腊神话“达摩克利斯之剑”来诠释脆弱性。这个神话是这样讲述的:西西里岛的一个暴君命令阿谀奉承的朝臣——达摩克利斯参加奢华的晚宴,并用马尾上的一根毛,悬了一把剑在他的头顶。在这种境况下,达摩克利斯就是脆弱的,因为那把宝剑随时会有掉落的危险,并且最终一定会掉落,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有关坚韧的形象,凤凰是最好的代表。大家都听过凤凰涅槃的故事,凤凰每次被焚毁,都会浴火重生,并且重新恢复到新生的状态。所以凤凰坚韧,外界的致命伤对它而言威胁不大。

反脆弱生存法则:杀不死我的,只会让我更强大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在希腊神话中还有一种动物——九头蛇,能很准确地隐喻反脆弱。九头蛇并不是说有9个头的蛇,而是说一种有无数个头的蛇,这种蛇每次被砍掉一个头,它就会重新长出另外两个头。所以每一次被砍头,都会让它变得更强大。如九头蛇这样,能在危险以及不确定中获得收益,这就是反脆弱。

事实上,只要细心观察,你会发现,我们生活中方方面面的不确定性,最终在风险下都呈现这三种状态,比如在人际关系中,友谊是脆弱的,很容易就会被破坏;亲缘关系是坚韧的,无论如何,都有血缘的羁绊,轻易斩不断;而痴迷爱恋关系则是反脆弱的,越被破坏也就越坚不可破,比如很多流传至今的爱情故事:董永与七仙女,梁山伯与祝英台,罗密欧与朱丽叶。

二、反脆弱能在波动、不确定中获得呈指数增长的收益

脆弱者厌恶波动,他们容易在波动中,受到较严重的伤害。举个例子,你从一米高的地方跳下,一点儿事都没有,但如果你从10米高的地方跳下,你很大概率就没命了,你所受的伤害并不是1米高的10倍,而比这个倍数大得多。所以波动带来的伤害不是线性增长,而是呈指数型增长。

反过来,反脆弱从波动中获得的收益也会呈指数型增长。举一个简单的例子,练习举重的人一次举起100斤带来的好处,要比每次举起50斤的益处更多,也比一次举1磅,举100次的益处更多,他的肌肉会更紧实,看上去更魁梧,也更具威慑力。

三、如何建立反脆弱性

01、运用减法策略,避免致命风险

建立反脆弱性的第一步是减少不利因素,而不是增加有利因素。因为如同碎了的玻璃杯再也恢复不到原状一样,脆弱性造成的伤害是不可逆的,破碎的东西永远都是破碎的。

也就是说,如果事物是脆弱的,无论你花多少功夫去提升它,只要它存在破碎的风险,你做的一切努力都无关紧要,除非你花力气去降低这个风险。

比如说,某一型号的飞机存在坠机的风险,最应该做的不是提升它的飞行速度,而应该先研究怎么降低坠机的风险,因为一旦坠机,速度再快也到不了目的地。

02、适当承受压力,激发反脆弱性

反脆弱的产生是有条件的,压力就是其中一个。有压力,才会促使你产生反脆弱性,获得较大收益。举个简单的例子,对于很多人来说,学会一门外语非常困难,很多人从小学开始学英语,一直到大学毕业,还是哑巴英语,根本不能用英语进行交流,也看不懂英文报刊和书籍,但是,无论是谁,只要去国外说英语的国家待上一两年,英语都会进步神速,看看那些留学生,外语一个比一个说得溜。

这就是压力激发出的反脆弱性,每天都在讲英语的环境中,听不懂、看不懂、说不出英语,根本生存不下去,只有逼着自己改变,去适应,反而能从不利环境中取得收获,掌握英语这门语言。

所以无论在生活还是工作中,有一定的压力都是好事,它能促使我们不断学习,保持自己的竞争能力和适应力。但是,也要把握一个度,如果持续不断地增加压力,我们也会像紧绷的弓,稍微再用力一点,就“啪”一下断了,那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反脆弱生存法则:杀不死我的,只会让我更强大

03、采用杠铃策略,应对不确定性

杠铃大家都知道,一个杠杆,两端加重,可以用它来形容我们面临的风险状态,一端是极端的风险厌恶,一端是极端的风险偏好,中间则是中庸态度,但如果只选择其中一端或者只选择中间都不是应对风险的好办法。

怎么利用杠铃策略呢?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不要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在金融学上是指学会分散风险。

举一个例子,如果将你90%的资金以现金形式保存,除了通货膨胀,这部分资金没有损失的风险,然后你用剩下的10%的资金做高风险投资,如果投资失败,最多不过损失总资产的10%,如果投资成功,则可以获得极高的收益。但是,如果你将100%的资金都用于中等风险的投资,一旦失败,你将一无所有。

利用杠铃策略,既能让你免受极端伤害,也能让反脆弱性顺其自然地发挥作用,获得较大收益。

此外,杠铃策略看似简单,但需要你对风险有一个准确地把握,还要学会根据自己的目标设置风险偏向。比如在投资这个例子中,你要明白你到底是想以稳妥为好,还是想获得高回报?因为目标不同,你用于存储与用于投资的金钱的比例也不同。

反脆弱生存法则:杀不死我的,只会让我更强大

杠铃策略

04、不要惧怕小错误

脆弱的人害怕改变,做事总是墨守成规,永远庸庸碌碌,没有自己的想法与创新,很难取得大成就。其实,在自己探索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遇到错误的道路,但是,如果不去试错,怎能找到正确的方法与最好的方案呢?记住,小错误,也会让你受益无穷。

举个例子,有一位叫斯德姆的船长,非常擅长打捞失踪多年的沉船。2007年的时候,他发现了一艘1804年被英国人击沉的西班牙护卫舰,这艘船的价值在今天高达10亿美金。斯德姆是怎么发现这艘船的呢?

其实他采取的方法就是理性地试错。他先对所有可能出现沉船的海域进行分析,然后把海域划成一个一个的小方格,每个格中标注出沉船出现的概率,然后制定搜索计划,确保每个最高概率的小格没有沉船之后,才转移到下一个较低概率的海域。他从最高概率的方格开始找,排除了一个又一个方格,排除的方格越多,剩下的地方找出沉船的概率就越来越高。

这就是塔勒布说的,不断试错能帮我们用最低的成本来尝试最高的概率,提高我们在不确定中获得收益的可能性,从而让我们在应对不确定性的时候,有了更多的主动权

反脆弱生存法则:杀不死我的,只会让我更强大

不断试错

四、不要成为脆弱推手


反脆弱性的确有非常多的好处,但是我们也要警惕因为过度追逐,导致最终结果被扭曲。

01、脆弱性转移

反脆弱能让我们在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中存活下来,并且获得地位,金钱和成功。有些人早已获悉这条生存法则,并且为了获得更多的利益,不着痕迹地将自己的脆弱性转移给他人。

这些得利者,可以以较小的风险获得巨大利益,这是不符合自然规律的。这些人也被称为脆弱推手,讽刺的是,脆弱推手并不是传统意义上十恶不赦的坏人,而更多的是一群高级知识分子,比如职业经理人、金融咨询师,甚至一些经济学家。

比如职业经理人,企业老板雇佣他们管理公司,他们只需要向企业老板汇报数据,他们拿着不菲的薪水,却几乎不担风险,至多就是被解雇,或者因企业失败而失业,所以在管理时,很多职业经理人都没有老板自己管理得尽心。

事实上,这就是一种脆弱性转移,职业经理把自己的脆弱性转移到了企业主身上。这是一种扭曲的反脆弱性,这是不道德的,但可悲的是,它的确是合法的。更可怕的是,这种扭曲的反脆弱性,是隐匿的,让人难以察觉的,甚至是我们习以为常,无可奈何之下默认了的。

02、如何减少脆弱性转移

减少脆弱性转移,现在看来似乎很难,但也不是没有办法。我们可以从古人身上借鉴经验。距今3800多年的《汉谟拉比法典》就有这方面的记录,法典上举了一个例子:建筑师建造的房子,如果倒塌,压死了房主,那么就下令处死建筑师;如果压死了房主的儿子,就下令处死建筑师的儿子;如果死的是奴隶,那建筑师应该赔偿等额的财富。

反脆弱生存法则:杀不死我的,只会让我更强大

《汉谟拉比法典》

这个法典的中心思想是,因为最佳的风险控制者是建筑师,他就应该对此负起全责,这种以命偿命的惩罚,能激发建筑师的责任心,大概率避免房屋倒塌的悲剧。

很显然,这个宝典设置的目地不是进行惩罚,而是从源头降低风险,将脆弱性扼杀在摇篮里,而不是转移给别人。古代还有很多这样的法则,比如拉尔夫纳德规定,给战争投赞成票的人,他最少得有一个直系子孙参加此次战斗;罗马人要求工程师必须在其建造完成的桥下居住一段时间;更甚者,英国人要求工程师的家人也必须与工程师一起在建成后的桥梁下待一段时间。

很遗憾,现代社会已经没有这些法则了,脆弱推手往往能逍遥法外,重新建立这些法则也十分困难,我们每一个个体对此也似乎无能为力,但是,我们可以警醒自己,摸着自己的心口,告诉自己,不要成为脆弱推手。

在这个处处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中,一味追逐稳定是不可取的,无论何时,无论身处何地,无论沧海桑田还是世事变迁,只要努力建立起自己的反脆弱性,我们都将拥有绝地反击的机会和能力,永远主宰自己的人生。